<small id="ktohh"></small><source id="ktohh"></source>
          1. 國內
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云南網 >> 新聞頻道 >> 國內 >> 正文
            長租酒店會否成為年輕人的“新家”?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年07月27日 09:42:00  來源: 工人日報

              原標題:24小時客房服務,價格比同地段房租低,還不用與房東、中介周旋 長租酒店會否成為年輕人的“新家”?

             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畢業季。這個暑假,畢業生張睿毅來到北京實習,住進了酒店,租期為兩個月。酒店不僅滿足了他的日常需求,并且月租靈活、提供早餐、代收快遞、有24小時安保和客房服務,價格卻比同地段房租低廉。

              近幾年,在疫情的影響下,酒店行業遭受嚴重影響。一邊是尋覓方便、高性價比居住場所的年輕人,一邊是急需紓解困境的酒店,雙方一拍即合,長租酒店成為不少年輕人居住的新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房客:租得好不如住得好

              張睿毅今年從山東大學畢業,得到北京國貿一家公司的實習機會,“來之前我就聽說了長租賓館,不用再另外準備家居用品,環境也比較好,租期靈活,還比租房劃算。”

              張睿毅實地考察后,和朋友住進了北京高碑店一家輕奢酒店,離工作地點國貿車程只有十幾分鐘。賓館原價1個月8200元,優惠后5298元。而附近的一居室租金普遍在1個月5000元左右,兩居室1個月7000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張睿毅說,租房一般都是“押一付三”,還要交1個月的房租錢給中介,并且水、電、燃氣、寬帶都要自費,一下子要交兩萬多元對于剛畢業的他來說壓力很大,“而且短租三五個月的話,有的房東也不愿意租給我,要求多特別麻煩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早上吃個免費早餐,吹著空調的冷氣,前臺代收快遞,凌亂的屋子在工作完一天后又是一個整潔舒適的空間。”張睿毅表示,長租酒店讓他十分滿意。

              在社交平臺上,不少和張睿毅一樣的年輕人曬出了自己“安家”酒店的生活:有的在房間里布置了花花草草,有的把床上用品換成了家用三件套。“酒店就是我的家,我特意買了一個酒柜和各種酒杯。”職業經理人周杰目前住在北京西苑飯店,他沒想到五星級酒店也推出了月租業務,月租比日價優惠了2000多元。

              “目前,不少酒店都提供月租房,尤其是在一些二、三線城市或熱門旅游城市。長租酒店已成為一些消費者的首選,沒必要為了租房再與房東、中介周旋。”北京一家賓館的銷售經理洪皓說。

              酒店業:長租業務是紓困而非破局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,長租酒店并非酒店業的新業務。一直以來,長租業務都是賓館酒店的一個細分市場。近期,長租酒店受到年輕人歡迎,主要原因在于其價格的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“五折左右,是疫情期間賓館給長租客人的常見優惠。”南京市麗巢賓館董事長巢麗說,她的賓館屬于中高端品牌,四五千元1個月的長租價格以前從來沒有,是疫情期間才出現的。

              巢麗介紹說,過去酒店業希望招待更多的商旅顧客、旅行者,價格一直相對較高。但當前傳統的顧客數量大幅下降,酒店行業面臨較大經營壓力,不少酒店開始推出低價長租房。價格優勢的影響之下,吸引了一些年輕人。

              與去年相比,今年酒店整體客單價有所降低。去哪兒網數據顯示,今年四星、五星級酒店每晚均價較往年有三成左右的降幅,其余低星酒店的價格也有兩成左右的降幅。

              洪皓透露,在疫情之前,酒店業品牌同質化問題比較嚴重,傳統品牌的體驗感雷同。疫情發生后,外國旅客減少,本土品牌內卷進一步加劇,競爭日益激烈。在此背景下,一些酒店開始重視挖掘長租業務的潛力。

              長租賓館熱度或許難以長久

              盡管當前長租酒店熱度不斷提升,但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無論是租客還是酒店,都沒有將其作為長期選擇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  “長期看來,還是會選擇租房。五星級酒店40平方米的價格,可以租到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空間更大,而且能做飯,更有過日子的感覺。”周杰表示,盡管酒店各項服務以及安全保障等方面都讓他感到滿意,但在酒店里“安家”仍有諸多不便。“吃飯問題主要靠外賣、酒店餐廳和速食解決。另外,我還買了洗衣盆和衣架在房間,解決洗衣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洪皓表示,除了功能完善的高級套房以外,酒店里大多數房間的基礎設施都只能滿足相對簡單的生活需求,確實很難給人以適合長住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,市場上高端酒店提供長租服務的房間數占比依然較低,總體來看經濟型酒店做長租服務的較多。洪皓表示,疫情之下,酒店考慮布局長租或出于應急現金流,但長遠來看,長租不會成為酒店的主流業務。

              “從收益管理的角度來看,酒店以每天的收益最大化為目的,由此動態調節客源結構。”洪皓認為,經過一段時期的紓困自救之后,酒店提供的長租租期一定會相應地縮短,長租業務規模也會收縮。疫情之后,人員流動恢復,酒店恢復正常價格,長租酒店熱或將迅速降溫。(記者 周懌)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董明強
            亚洲色图综合网
            訂閱《春城手機報綜合版》,發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            訂閱《春城手機報》:娛樂版發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            關注云南發布
            關注云南網微信
            關注云南日報微信
            新聞爆料熱線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郵箱:ynwbjzx@163.com
            云南網簡介 |  服務合作 |  廣告報價 |  聯系方式 |  中央廚房 |  網站聲明
            滇ICP備0800087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3120170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2511600
           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滇)字 04號
           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:(云)字第00093號
          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:滇B2-20090008 ?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            未經云南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           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4166935;舉報郵箱: jubao@yunnan.cn